龙川热线

我的散文集回忆与思考城镇风情的第三部分

发布时间:2021-02-19 06:31:06
当地的习俗是独特的。庆祝春节不像北方的馒头,也不像在两个湖泊里做大便,更不用说在江苏和浙江吃米饭了,但做了很多粽子。每个粽子都有一...

当地的习俗是独特的。庆祝春节不像北方的馒头,也不像在两个湖泊里做大便,更不用说在江苏和浙江吃米饭了,但做了很多粽子。每个粽子都有一块酱油腌肉和一颗栗子,裹着长长的带肋枕头的形状,一家人挂在屋顶的横梁上,风干,相当壮观,可以吃上半个月。

每当我的同事带着粽子,坐在木炭盆旁,边聊天边烤粽子时,咸肉和粽子的诱人气味让我流口水,就像巴甫洛夫的实验狗一样。当然,你总可以在火中捡起饺子,嘴里塞满水。

这里的端午节也很特别,不吃粽子,吃红酒、盐鸭蛋和青草糯米糕。我的同事经常给我这套三餐,到目前为止回味无穷。

屯溪火腿也很不错,属于金华火腿家族,据说金华火腿的生产技术还是从这里传过来的。每年秋天杀猪,一家人都会用猪头和两只猪腿腌制,挂在南面墙上晾干。看着一天天从白色到棕色的红色,渐渐地从油中出来,滋润。元旦那天,剪掉一些来或蒸或煮汤,锅盖开了,香气打中了鼻子,那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啊。通常穿过南边的墙不敢抬头看,怕流出不雅的三英尺贪婪贪得无厌。

同广东的茶话会和四川的龙门茶阵一样,屯溪镇有着一套饮食和聊天的文化。我开玩笑地称它为每个广场上的流动聊天餐厅。

夏天,同事们下班做饭,每人拿出海碗,盛满厚厚的粥,铺满各种各样的开胃菜,来到家里的院子里,三堆一堆,五团,边吃边说话,边吃边加,再加上聊天,这个话题上的食物更好吃,那真是喜出望外。

与龙门列队相比,大家都在说话,但这种屯溪不喝茶,只吃;与外国的酒吧文化相比,它站着聊天,却没有酒;在美国,它也有点像隐蔽菜,每个人都带一道菜去参加聚会(聚会)。通溪的话不一样,食物清清楚楚。对我来说,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是被期待的,也是不能被要求的,只能通过眼瘾才能走过去。

到目前为止,大多数讨论的话题都被遗忘了,记忆中只剩下各种各样的小菜品。除了老的三道菜:辣椒酱、萝卜干和豆腐奶(根据古代法律制作,各具特色、不同口味)之外,它们大多是豆类、笋干、咸肉片、干豆类、咸蛋、季节性蔬菜、泥鳅、蜗牛、黄鳗鱼片等,加上更多的开胃泡菜。

我单身,穿梭于其中,只是看着它,不吃东西,遭受这场悲剧的折磨。然而,每天在炎热的天气下参观这个小小的流动食品交易会,可以提振我的胃口,这是一种精神上的餐饮和视觉上的盛宴,对我来说是非常有益的。

吃饭时不要看不喝茶,但平日开着小溪的男人、女人和孩子们却无法从茶中分离出来,从早到晚,它属于大胆放荡的类型。一大杯人,一大杯茶,捕到大量的茶,冲出来,像中草药一样浓浓,茶漂浮,占茶杯的绝大部分。他们不停地喝着,喝着,杯子里的绿色仍然是绿色的。这种茶以惠州油炸绿、烤绿和黄山茅峰而闻名,清绿、芳香、回味无穷,供应好茶。

工作和会议都是手忙脚乱的。在会上,数千杯茶卷下舞台,就像寺庙里的香,浓烟中的轻烟,把演讲者变成了一个假的、真实的颤抖的形象。啜饮的声音就像背景声音,反映出多个声音的声音汇成了听众嘈杂的话语,孤独歌手的咏叹调不时被淹没。

甚至在出差的时候,惠州人也在喝茶。沿途,长途汽车的司机和乘客每人拿着一杯饮料,每个人都不停地喝着。每一站,每个人都冲出去摆脱他们的手。车站里有一个特别的人拿着水壶,在茶杯里装满水。就像化学生产的逆流过程一样,我们忙着来回穿梭。这种汹涌而稀薄的水流景象,确实是当时徽州的一幕。

我相信惠州在全国唯一的长途汽车,水的流通是最顺畅的,人的新陈代谢是最有活力的。

十年后,我去山东探亲,从临子到东营,五个多小时竟然没有停过一次,车上的乘客都觉得这是自然的,泥塑木雕就像忽视了我的惊喜,但我的嘴唇已经烧焦了,膀胱快要破裂了,只有呼气了!我对地域文化差距的巨大程度嗤之以鼻。